为什么要旅行? 奥巴马谈旅行的意义!

为什么要旅行?“到不同地方去、体验当地文化、感受不同的思考方式,是极具魅力的。”——奥巴马谈旅行的意义。

4月,世界旅游理事会全球峰会在西班牙的塞维亚举行。媒体对奥巴马的问答访谈,访谈中,他同希尔顿酒店的CEO纳塞塔聊起旅行者如何在世间找寻到自我,也强调了推广文化多样性的重要。奥巴马还说,旅行能够强化联系、激发改革、建立同理心,他的观点令人信服。

奥巴马叙道:我去过很多地方,这个问题还挺难回答的。我觉得,目前来说,和孩子们一起出游是最难忘的。到不同的地方去,体验那儿的文化,感受不同的思考方式,是极具魅力的。人会在旅途中成长起来。作为家长,从孩子眼中看到这样的探索,没有比这更让我觉得奇妙的了。

有一回我坐夜班巴士,从马德里前往巴塞罗那。这次经历记忆犹新,我不太会说西班牙语,但还算能交流。车上有一个不会说英语的人,我跟他交上了朋友。我把我的面包分给了他,他则给我倒了点酒。我们到巴塞罗那的时候,天刚刚破晓。走向兰博拉大道(Ramblas)和城镇的时候,太阳才缓缓升起。之所以能记得这类旅行,是因为那时年轻,而且正在探索自己与大千世界的关系。后来的一个月,我在肯尼亚进行了一次“探险”旅行,见到了从未谋面的亲人,感觉很微妙。

旅行的一个好处显而易见,就是重新让人们认识这颗星球上珍贵的多样性,以及民族之间的差异。塞维尔和曼谷的菜肴虽有天壤之别,但都堪称美味。同时,旅行也能让我们看到人类的共同之处,认识到如今人类的面貌——这是让我们掌握一种认知彼此的能力。正因如此,当人们漫步在肯尼亚的小村庄,看到母亲和孩子嬉笑玩耍之时,就会认识到,肯尼亚的母子和弗吉尼亚、夏威夷的母子,没什么不同。

我们的后代会更加成熟,更具全球化视野,这是好事情。那时,会有更多国际化大都市,人们也必然会对其他的文化更加包容和理解。

因此我认为,有一样事情,我们必须为之奋斗到底:如何鼓励旅行、鼓励民众心态开放。我们要将这种心态从精英阶层普及到寻常百姓,让他们也有机会去体验不同的文化,去聆听和接触不一样的声音,有机会从一成不变的政治取向里走出来。

海洋深处的秘密:动物王国的最强音

站在海岸边可能感受不到,但在海浪之下,海水翻滚,管弦乐声不绝于耳。波涛之下,海水吞噬了阳光。 海平面以下仅200米处,就不可能进行光合作用了。到了1000米处,光线就止步不前了。 这就是海洋深处的‘秘密’——地球上最大、最暗无天日的栖息地,和动物王国里的最强音。

越到海洋深处,阳光就越不重要,而声音的地位则愈发凸显了。海豚和鲸鱼这一类鲸目动物,都需要通过声音来互相理解、定位巡航,甚至是统治一方领地。鲸目动物对声音的依赖远胜其他物种,也不足为奇。

猿类以其色觉闻名,人类也喜欢把自己归为视觉生物,但那些昂贵的眼科设备对鲸目动物来说都是无用的。 相反,他们已经进化出一些地球上最与众不同、最复杂、最独一无二的发声构造和习性。 鲸目动物能看到声音,还能够感受到声音。

海豚和鲸鱼的祖先从陆地迁移到海里,那时,为了适应新环境,它们的解剖学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眼珠缩小,前肢进化成鳍状肢,后腿则合并成鳍。由于不需要维持体温,它们的体毛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由脂肪膨胀而成的厚厚的鲸脂外壳,使鲸鱼在世界上最冷的水域也能保持体温恒定。

为了适应水下的声学环境,海豚和鲸鱼的听觉器官进行了极大的演变。水的密度比空气大,因此声波进入鲸类耳朵后,几乎不产生“声阻抗”:即声波以直线穿过海洋生物的头部,而不是像陆地动物那样,以一定的折射率进入耳朵。 声波到达鲸鱼头骨后,由于其速度或功率不发生改变,双耳之间会产生一种“声波干涉”,这对它们定位声源造成了一定干扰。

海水中鲸鱼的歌声在水平波段内能传播至数千公里远,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声波导”。20世纪40年代,冷战时期的科学家们发现了这种深海声道的存在,并且将之应用到了潜艇战中,不过只是战略性地监听数千公里外的苏联潜艇。

动物王国里,鲸须的声音不仅能到达最远处,这些深渊巨人们也能够发出最为嘹亮的声音:蓝鲸的声音可以达到180分贝,创下了世界纪录——喷气式飞机发出的声音也不过如此了。

吉普尼如何成为菲律宾国家象征

       在混乱的马尼拉街道上,伴随着大型公共汽车,私家车和出租车,一辆引人注目的不合时宜的车辆不经意地穿过。它涂有鲜艳的色彩,装饰着华丽的配饰。这是菲律宾吉普尼二战后的创新,文化象征,无可争议的“道路之王”。因此吉普尼成为菲律宾国家的象征。

       这辆有趣的车辆在当地被称为吉普车或吉普车,是菲律宾公共交通的经济实惠模式。通过指定的路线,通常在其侧面涂漆或显示在挡风玻璃上,吉普尼停在沿途的任何地方,以接载或放下乘客。

       吉普车的拉伸时间足以容纳大约15至25名乘客,通过窗户的侧面开放式通风,并设有敞开的后门,方便乘客登船和下机。Jeepneys的特点是充满活力,多彩多姿的油漆工作和华丽的装饰,以至于多年来,它们已经成为这个国家及其文化的象征。

       标志性吉普车的历史与同样具有标志性的菲律宾菜肴(sisig) (猪头部的切碎部分)相似:两者都是巧妙创新的产物。就像sisig是通过从Pampanga的美国空军基地充分利用便宜的一刀猪来创造的,这辆吉普车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使用的剩余美国威利吉普车上升的。

       在20世纪50年代初,吉普尼开始在马尼拉进行巡视。很快,他们成为战后公共交通问题的解决方案。

      早期的吉普尼生产商之一是Sarao Motors。他们于1953年开始制造这些车辆,并迅速成为生产队伍中的佼佼者,并因其高质量输出而受到认可。他们还将吉普尼作为菲律宾文化偶像的框架做出了贡献。

菲律宾旅游潜水寻宝

Apo Reef是世界上仅次于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第二大连片珊瑚礁,位于南海中部,距离Sablayan以西约2小时车程,是一艘菲律宾支腿船。大多数菲律宾旅游潜水圈的共识是,Apo是该国最热门的潜水寻宝地点。

Apo的鱼类数量令人难以置信,在礁石附近的深处潜水,旁边还有一些梭鱼和白尖,黑尖和礁鲨。在浅水区,你可能会吓跑睡觉的鲨鱼, 巨大的拿破仑濑鱼和玳瑁海龟,从岩石中偷看的海鳗鳗鱼和部分密集的蓝鲭鱼, 你甚至可以看到海豚在往返珊瑚礁的途中在周围跳跃和闪烁。

在菲律宾的其他潜水地点,这种令人印象深刻和多样化的远洋生物是闻所未闻的,这些潜水地点以珊瑚和丰富多彩的海洋生物而闻名。但是阿波礁的宏观生活也很精彩,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硬珊瑚和软珊瑚,发光的海葵和裸鳃类动物,侏儒海马,尖嘴鱼和其他奇妙的小动物。

有两种方式可以去Apo:你可以在明多罗岛东部的Puerto Galera镇或者在Mindoro以南的Palawan省的Coron镇外面进行一次现场潜水旅行。或者你可以独立前往Sablayan,前往pandan island resort,这是菲律宾旅游该地区唯一的潜水运营商。后一种选择需要一些决心。通往Sablayan的沿海公路,需要从最近的港口 – 北部的Abra de Ilog或南部的省会城市San Jose进行漫长而磨砺的巴士之旅。从首都马尼拉前往Sablayan需要通过飞机,公共汽车和/或渡轮进行一整天的行程。

一旦你到达Sablayan,现在有几个潜水运营商可供选择,全年潜水的人数非常惊人,但在雨季高峰期(7月至9月)以及12月至2月东北季候风最强的时候,穿越珊瑚礁可能会非常艰难。从3月下旬到5月,海水会稍微平静,能见度也最好。

当然,你不需要潜水也可以享受Apo Reef的魅力。大部分珊瑚礁位于浅水中,它可能是菲律宾唯一一个甚至潜水者都很容易看到鲨鱼的地方。